0%

张三的讲座

对于议论文有一种后天的厌恶,就用这样一种方式记录当前的思维模式吧。

著名理想主义学者张三在xx大学的讲座

同学们,你们好

我出生在农村,小时常会好奇,为什么土里的营养永远耗不完,每年庄稼都在不断吸收营养,而肥料也只是一部分动物所排放的废物,似乎土地拥有某种魔力一般能将废物转变为肥料。直到了解到化学和生物,动物将有机碳转变为能量并排出二氧化碳,植物吸收二氧化碳,借助阳光的能量重新聚合为有机物。

这奇妙的循环是当代生物生存的基础。一切的衣食住行都由此为物质来源。基本的生存被满足后,人们对非必须物质的追求就开始了,由此产生了贸易。贸易的过程中可能会出现各种的问题与冲突,便需要德高望重的智者主持公道,这种经验被文字记录下来就成了法。

这样看来,法律诞生于冲突,法律制定的目的是为解决冲突,而非惩罚特定的人。法律条文是为了威慑将犯罪的人,而非剥夺罪犯的性命。我是一名理想主义者,在满足基本生存需要的情况下,相信人性是向善而非恶的。

不知同学们认为自己有自由意志吗?大多人的回答应该是有,我可以选择今天晚上吃什么,明天考试到底要不要复习,后天的假期去哪玩。但当我回忆自己的上半辈子,发现自由意志是基本没有的,尤其是对于农村的孩子来说。人的一生似乎完全是由基因和环境来共同决定。基因的决定在于同样环境下长大的孩子,成绩上有分别。环境的决定占了更多:没有能力选择出生的家庭,没法选择接受教育的学校,小时候的一切都在基础教育的安排之下。然而这时有钱人家的孩子,已经在各种资源的投入下获得了更好的素质教育。

在接触到更大的世界后,一直感受到一种不公,同样都是人,凭什么他接受的教育比我优良的多,也同样为家庭环境没我好的人感到无奈。但这种不公目前是无法解决的,从源头上:你没有办法剥夺不同家庭环境生孩子的权利,你也没法确定该家庭环境对孩子未来的影响。从过程上:你也不能从不称职的父母手中夺走孩子,因为这种不称职无法量化。从结果上:你也不能惩罚有罪人的父母老师朋友。我曾经思考过如何量化文明的发达程度,最终的结论是:对下一代的教育投入越高,说明该文明越发达。只有当教育投入的占比达到100%时,社会才能真的称为发达。

随着社会的发展,性的自由度是在不断提高的,而社会压力随着发展也会降低,生育率的提高又会造成前面所提到的自由意志的剥夺。全面公有化或实行社会化抚养是解决该问题我能想到的唯一方法,当如今在全面私有化的前提下,公有化似乎是一种妄想。唯一的解决方案就是社会化抚养了。每一个支持该观点的人都被反对者扣上理想主义的帽子,而且无可辩驳。

提到这就想起了公知,00年代正是公知盛行的时代。我一直秉持着多元论的思维,就像前面所提到的这样,在当今的社会体制中,大多数人几乎是没有自由意志的,因此一个人思维模式的是由环境和基因决定。对待反对者时,不应是争吵乃至人身攻击,而是思索对方造成这种思维的原因及是什么造成了自己的这种思维。因此,我是无罪论的拥护者。每个罪犯的思维也是由幼时的环境养成的。这不代表我反对刑罚,而是对引导者缺失的无奈。像这样,理想主义者的帽子就被彻底扣上了。

但我是不愿给别人扣帽子的,一个人的思维模式也不是一朝一夕养成的,各种成长环境才养成一个人的世界观。一些公知也不例外,对于自己秉持的思想十分自信,这没什么大不了,屁股歪也无妨。提高教育者的水平,推进终身学习才是重中之重,只有人们都能意识到公知也没什么大不了时,一切问题便能解决。在网络上互相掐架,除了加深各自的偏见没有任何作用。

一直认为军费是一种罪恶,我翻遍词典也找不出一个足够承当的词形容它,一直无法理解,人类是一个好战的物种吗?日常生活中似乎不是的。当看到新闻的时候,一直在不住震惊,画面中扛着大枪大炮的人是在另一个世界吗?也一直在想,幸而人类进化到哺乳动物后才演化出智能,假如在爬行动物时期演化出智能,人类的好战程度一定比现在高得多。也同样感到惋惜,战争源自于误解,而误解的产生源自于语言的多义性,为何人类人类不能演化出更高明的传递信息方式。

不讲了,老子要去英语考试了…

救救贫苦的孩子吧~

欢迎关注我的其它发布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