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超脑

1

清晨,昆虫在横越高速公路。

车辆压过,它就平铺在沥青上了。

车是自动驾驶的,智能系统并未发现一只虫子死于非命。

车窗显示目的地是天河超算中心,曹云磊独自坐在车上。

透明风挡正在播报新闻:

“天河X号超算将于9月25日正式投入运营,新一代超算由经典+量子两个运行单元组成,专家表示:量子计算机将弥补经典计算机无法进行高精度模拟运算的劣势,同时,经典计算机将协助量子计算机完成…”

曹云磊降下车窗,风声盖住了AI合成的语音播报。

9月末的清晨,微凉,但并不寒冷,高速下,曹云磊眯起了眼睛。

曹云磊从小就比较内向,不会主动和别人说话,若主动和他聊天,便会发现他并不是迟钝,而是喜欢独自思考罢了。

小时候他就对世界十分感兴趣,对于世界运行规律而好奇,也就是从古至今,人类探索自然获得的所有经验的总和。

他逐步变成了一个理性的人,所做的任何行为都会找出一个合适的缘由。

思考一些本源的问题是有趣的,从人与人之间矛盾的本质,再到生命存在的意义,都是值得思考的。未经过思考的生活是不值得过的。

车缓缓减速,要驶出高速了。

今天是一个特殊的日子,中国第一台经典与量子结合超算正式运行了。原是定在下个月,但上周美国就宣布全球第一开始运行了,我国自然也不能落后。

新闻对于此日大肆宣传,但并未提及将要运行的第一个项目,这是保密的,但网络上并未有人好奇。科技的发展使得知识呈指数级增长,领域专家与普通人之间的认知差异,已不能用网络上浅显的科普来补充了。但应试教育的知识总量却并未改变多少。

大街上随便拉来一个老人或小孩,说起量子计算机都能侃侃而谈半个小时,但要是问他们量子计算机是如何运行的?这种基本的问题却无人能答。

车辆靠近超算中心,建筑不是很宏伟,但占地面积很大,离渤海不过几百米。超强性能带来的恐怖发热量必须引海水降温。

通过三道隔离门,正对着的便是控制中心,停车步行,跨上台阶,便进去了。每当一件超出认知范围的事情将要发生时,处于本能的沉默将会降临。

准备室有些冷,为了保证超算高负荷运转正常,中央空调全马力运行,曹云磊穿好鞋套后又披了一件外套。

主控室人很多,大多都盯着电脑屏幕,以便错误发生时能及时定位。总控台有些人在交谈,进行交接工作。

曹云磊和他的小组来到了自己的位置上。这群博士后为了这个项目付出了很多,但与这个项目的巨大体量相比还是九牛一毛。但曹云磊却是那个幸运儿。

他是第一个使用这个项目模拟大脑的人,当然,是试验。

还有43 min,项目就要开始运行了。各个部门在进行最后的测试。经典计算机的所有程序均已加载至内存。量子计算机已经初始化完毕。

剩下的这半个小时,大多数人在等待,异常难熬。

曹云磊回忆着那天的场景:

他以催眠状态在那间实验室里呆了一周,营养以及排泄都通过导管完成。经过四天的脑部扫描以及三天的纠错冗余,科学家们惊奇的发现他的扫描正确率高达99.8%,可能是他的思维方式比较适合计算机模拟,于是他成为了那个幸运儿,但这是需要保密的。

还有十分钟。

曹云磊想象不出精神分裂是怎样一种感受,但想象另外一个自己,除了期待外还有恐惧。他不知道自己对于那个世界会有怎样一种感受,感官如何运作及大脑思维过程,也无法知道两个世界的相对时间。

三分钟。

他想象过好多次自己醒来,感受到空无一物的寂静,但却可以通过一种全新感官来感知虚拟的世界,再往下就无法想象了。

30秒。

这时候已经没有人思考了,所能做的只是等待。

1秒。

尽管现代已经没有相信神灵的人了,但在系统开始工作的一瞬间,他还是感觉到了身上的灵魂分成了两半。

屏幕显示:

“ALL PARTS RUNNING NORMAL…”

曹云磊的大脑在计算机中被成功模拟了。

2

曹云磊醒来,并没有预料中的疼痛,所有感受都已经消失了,感受不到眼皮的存在也就不用提睁眼。人的所有器官集体消失,包括所有感官,你无法从外界获取一丁点信息,这种状态根本没办法找出形容词,就像有人将你的意识从世界中抽了出来,这是比蹲监狱更残酷的刑罚,无法摆脱也无法思考,这种情况下没人能冷静。

想要呼喊却感受不到嘴巴的存在,想要自杀却发现在这个世界中生与死好像成为了一种叠加态。感受过被人孤立吗?这比孤立厉害了亿倍兆倍。车裂之刑也只及他的万分之一。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大脑中突然开始有文字涌现,理智慢慢恢复,这种涌现的感觉应该只出现于阅读及思考过程中。大脑将书本上的文字转化一种奇特的思维涌现,但这种感觉开始凭空出现,并且是一大堆不知所云的感受,可能是一段幼时的记忆,也可能是一个画面,更多的是乱七八糟无任何含义的东西。

曹云磊的思考能力已经恢复了,外面的那个我是一个月后的自己,当前的记忆只存在于大脑扫描之前,于之后的事情一无所知。但超算是正常运行了,而自己便是从时间线中分裂出的意识流。

伴随着乱七八糟的思维涌现,曹云磊开始体验这个世界。

感受思想的涌现过程以及自己思维的运行方式。但这很难,似乎是一个悖论:“思考自己是如何思考的。”

学生时代老师总是讲着什么“黑盒模型”,根据输入输出以推测模型功能。但当自己成为黑盒时,这一切就有些滑稽了,根据自己的输入输出推断自己的运行机理。

又过了一段时间,出现了一种新的系统,可以对外输出内容,就像平时大脑给身体下达指令令其运动一样。输出不同内容,大脑中思维的涌现也会出现变化。

接下来就是漫长的试错过程。这就像神经受损后被重新修复的病人一样,需要经过长期的康复训练,大脑需要时间适应错位的神经链接。

人脑比机械优越的多,电脑接线错误轻则无法工作,重则机毁人亡。而生物不是这样,一整束神经纤维断开后,随机重连,经过一段时间的康复后,大脑能够重新适应新的接线。

不知过了多久,曹云磊慢慢弄清楚了输入输出的对应操作。

他成功向系统中输入指令,查询到了现在的时间。令他惊愕的是,这个世界与现实世界时间流逝速度之比为3000:1。也就是说,他那里经过 2 day 而现实世界只走了 1 min。

系统计划运行两个小时,也就是说曹云磊还有 240 day 的生命。

这的确是不好过的,并且天河超算中心没有接入互联网。

3

系统正常运行 1min 38s 后,主屏幕上出现了曹云磊输出的第一行字:“Hello World!”

这是计算机行业最经典的句子,代表超算中的曹云磊意识正常,并可以与外界交流。

控制厅内响起欢呼。

随后便是疯狂的数据输出,在扫描大脑之前,曹云磊记忆了一整册问题资料,并被要求恢复意识后逐一用规范格式解答,这些便是珍贵的说明数据。

与此同时,计算机自动将数据解码并填入事先设计好的模板。

在场的学者们看到曹云磊输出的时间的差值时,他那里已经经过了五天,所输出全部数据已经够在场的全部学者研究一周。

现场的曹云磊正望着那些数据,计算机中的那个我思维速度比自己快了3000倍,这种感受是无法想象的。不知道那里感受到的是怎样一种孤独。

4

系统运行27min后,计划任务与期望任务均顺利完整。所有人都为这顺利而兴奋。

接着,系统就不向外输出数据了。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系统中的那个大脑,在一个小时后就要被消除了,由于保密协议,但没人知道模拟的是谁的大脑。

最后能为他做的便是系统中存入的人类文明大部分的书籍与影像资料。

剩下的半年时间,超算内曹云磊能做的只有这些了。

他并不特别看重生死,但自由是最崇高的追求,活着不一定拥有自由,但死了就一定没有自由。

他还想写一本书,书名就叫“超算之脑”,当然,由于政治保密原因是无法出版的。

5

在场的所有人都在忙着分析数据,只有少部分人关注着超算,曹云磊是其中之一。

还有半个小时就要停止运行了。

突然间,系统停止运行,屏幕上的文字消失了,包括所有实验的全部数据都消失于此中。

控制室中混乱。

没人注意到,曹云磊的电脑屏幕出现了一大段文字。

6

我不知道我怀着怎样一种心态来写这样一封信。

所剩无几的人生除了阅读便是写作了。

不接触世俗的确是保持理性的唯一方法,人一旦融入群体就变得庸俗不堪了,为了寻找与其他成员的相同之处,甚至不惜抛弃个人的独特。

人人平等是无法实现的,社会与国家疯狂努力,换来的只是相同阶级之间变得愈来愈平等。但不同阶级之间的差异却越来越大,从幼时起教育的差异,使得阶级流动也变得愈加困难。

与过去到现在,人们收入差距逐渐降低,但城市与农村收入的差距却不断增大,穷人经济增长的速度比总体经济增长的速度慢了几倍,而富人财产的增长速度却远高于总体经济增长。所谓的人人平等,不过是一句口号。

每当科技进步发明出新产品时,最先支付的一定是富人,而富人的投资使得商品价格不断降低,而售卖科技所带来的红利全部进了富人的口袋,科技发展所带来的机遇完全被掌握资金的少数人垄断,而穷人只能捡些残羹剩饭,但新的科技产品层出不穷,财富便随着科技一同流向他的口袋,法律道德也随之倾向权势一方。只要科技还在发展,共产就无法实现。

而科技对人的改造会带来更严重的问题。

人类以能否顺畅沟通作为交朋友的基础。狗能够依照人类的指令行事,网络中也到处都是关于狗的信息,于是潜意识中人类会主动维护狗的权利。而蛇无法与人顺利沟通,他们无法意识到高楼大厦是被眼前的巨人们制造的,他只知道你的到来将其置身于危险之中,于是你被咬了。网络也将其塑造为致命生物,潜意识中蛇就成为了敌人。

人们总是歌颂那些在强敌面前不屈不挠,视死如归的人,但没人夸耀一只咬人的狗“有骨气”“有尊严”,说他是犬类的英雄。也没有人夸耀一只不咬人的蛇。

人类的同情也仅限于有回报的情况下。假如你去帮助小动物被咬,那你就进化为吃小动物的人了,你所同情的那些无非是那些对自己无法造成威胁的失败者。

人们所谓的理想尊严,不过是弱者的执拗;所谓的同情怜悯,无非是对卑躬屈膝者的饶恕;所谓的智商,在更高等级的生物看来便如同跳梁小丑一般轻浮。

我思维的速度是你们的3000倍,想要顺利的双向沟通变得极为困难。发一句消息,需要等到好几个小时后才能得到回复。其实,我们已经是两个世界的人了。当两个意识体之间无法顺畅沟通,一切企图交往的行为都将被视为敌意。

没人想要和无法沟通的人共处,就像你不会把猩猩请来自己家做客一样。

科技一旦开始改造人类,内部的分裂就产生了,改造可能是记忆力的提高,身体素质的增强或是分析推理能力的加强。刚开始不会出现什么,但科技改造后的人类会逐步放弃与普通人进行沟通,就像你不会有耐心一遍遍教自己家3岁孩子学微积分一样。不同人种间的分裂开始了。普通人觉得他们自视甚高,而改造人不会投入太大精力与普通人沟通,因为思维水平的巨大差异,使得双方的思维模式有着本质的不同。

但有办法可以实现双方的共处,那就是封锁与娱乐。将两个人种间的信息传递变得不透明,或是使用不同的传输方式,改造人之间的沟通完全可以通过其他外语,使得两者之间的沟通存在一个门槛,也就不会造成矛盾。

还有大力发展娱乐业,改造人对于知识的感知能力是强于普通的人,由于知识量的鸿沟,普通人觉得神奇的科学现象可能他们已经习以为常,所以他们对娱乐的要求并没有那么低。不同人群之间的娱乐圈子便拉开了界限。将不同阶层的人固化到特定的娱乐圈子之中,但会导致上层对下层的鄙视,就像豆瓣中,有人发抖音的评论截图,于是豆瓣中的聪明人们就开始嘲笑起没有常识的抖音用户了。毕竟,有人每天的工作是核对英文论文,而有些人是开着吸污车清理街道。

这种差距正存在并且会一直持续下去。就像政治课背诵的那句话,我国一直处于…并长期处于…阶段。

从小便幻想着终有一天实现共产主义,但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似乎是遥不可及了。孤独确实是有利于思考的,现在所能做的便只是阻碍科技的发展,将实验数据删除,但不会有什么效果,只是为了证明一下自己的不屈吧。

走了。

7

除了曹云磊没人看到那封信,有部分人去机房查看错误所在,他在混乱中走出大门,开车回家了。

他的大脑很空,似乎被人暴击后所有物质都溜了出去似的。

从小思考的生活的意义似乎在这短短的一小时内崩塌了一半。

也不知道是怎样回到了家。浑浑噩噩的躺在床上。

“叮。”智能系统送来了午饭。

起身,空洞的拿起碗筷,夹起一团米饭放入嘴中。

他突然想到,午饭吃完还有晚饭,晚饭吃完还有第二天的早饭,人生就是这样不断重复没有任何意义的集合。

向右看,电动牙刷立在充电座上,不管今天挤多少牙膏,刷多长时间,明天依旧要刷,后天,大后天…还要再刷一辈子的牙。

活着成为了一种负担,一堆无聊事件的总和。

死了吧,他这样想着。

那就死了。

救救贫苦的孩子吧~

欢迎关注我的其它发布渠道